案例一类

在线音乐会 演出停摆,全球音乐人出新招

更新时间:2020-04-09 点击数:

   特洛耶·希文、奈尔·霍兰、OneRepublic乐队主唱瑞恩·泰德等歌手纷纷开启在线直播音乐会。 在美国公告牌每天持续更新的音乐类演出“取消和延期”榜单中,1月至2月份的清单显示的大多还都是亚洲地区相关消息。 如今翻看到3月,大家熟悉的很多明星、乐队的名字陆续出现在“演出取消”名单中,全球音乐演出市场,因新冠疫情而带来的经济损失目前已无法预估,各地政府也纷纷出台相应政策和措施准备对众多因疫情而失业的人员予以扶持。

   不过好在音乐无论在何地,本身就具备能抚慰人情绪的功能,眼下正处在居家隔离的音乐人们,都纷纷转向线上,在不同组织举行的慈善项目中,正通过直播演出为需要帮助的人们筹集善款。

   取消3月中旬3天内取消60个演出项目全球音乐演出大范围取消从3月初开始,3月4日,原定于3月20日-22日在迈阿密举行的第22届超级音乐节(UltraMusicFestival)官方宣布将延期,这是美国第一个因新冠肺炎而取消的音乐节。

   两天之后,美国南方音乐节(SXSW)也宣布取消演出,这是这个平均有超40万人次聚集的大型科技艺术音乐盛会34年来的首次“缺席”。

   紧接着,原计划在10月9日和16日的周末举行的科切拉音乐节通知延期。

   此时,全球的音乐演出市场已如多米诺骨牌一样开启了前所未有的“停演”连锁反应。 这其中,包括各大明星歌手的巡演计划:北京时间3月13日,艾薇儿在社交平台发文确认将取消“HeadAboveWater”欧洲巡演,而在3月初,她已取消了原定4月和5月的亚洲巡演计划。 北美最大的演唱会公司及场地营运商LiveNation和AEG娱乐集团也宣布,暂停至4月的所有大型巡演,受到影响的歌手包括“碧梨”比莉·艾利什、波兹·马龙、克里斯·斯台普顿等,由于3月通常是演出淡季,公司将会于4月初重新进行形势评估,期望5月至6月的演出能恢复。 明星歌手中,也不乏因身体抱恙而调整的演出,如席琳·迪翁患感冒,虽新冠肺炎试剂检测为阴性,但为公关安全着想,她也通过官网宣布“CourageWorldTour”世界巡演,3月24日-4月27日间北美地区的14场演出延期,已购票者可以保留原先的门票。

   除了美国,欧洲等地的音乐演出也同步大范围按下“暂停键”,麦当娜原定本月10日和11日在巴黎大雷克斯剧院的“X夫人之旅”演唱会宣布取消。 音乐节方面,作为已经举办了50年的老牌户外音乐节格拉斯顿伯里(Glastonbury)音乐节也宣布取消,今年本是该音乐节50年的庆典演出,演出阵容几近“豪华”——保罗·麦卡特尼、“霉霉”泰勒·斯威夫特、肯德里克·拉马尔领衔,另外还有拉娜·德雷、“啪姐”杜阿·利帕等,音乐节官方宣布门票可顺延至明年使用,同时也接受观众退款。 而亚洲的演出影响则更早,早在2月,日本男子偶像组合岚ARASHI就宣布取消将于2020年4月在北京鸟巢举行的演唱会。

   防弹少年团也在同月取消了原定4月举行的多场演出。 新京报记者从美国公告牌持续更新的演出取消榜单中发现,3月10日-13日这段时间是“取消延期”的高峰阶段,仅在这期间取消和延期的演出项目多达60项,几乎每一小时就有一场演出活动被取消,目前取消的音乐演出仍在更新中。

   损失就业机会将比去年下降69%据英国音乐家联盟(TheMusicians’Union)数据显示,由于新冠肺炎导致的巡演取消和演唱会延期,英国音乐家已经损失了大约1400万英镑的收入。

   该组织对其35000名成员进行了调查,超过4000人回复他们工作受影响的程度达到90%,就业机会比去年下降了69%。

   为了支持其成员,总部设在伦敦的音乐家联盟当地时间3月23日发起了100万英镑的“新冠肺炎困难基金”,为财政困难的音乐家提供捐赠。 现场音乐业务的前景低迷从股市上也能反映出来,截至3月18日中午,LiveNation的股价下跌高达33%,股价从前一天的收盘价美元跌至美元的低点,这是自2016年6月以来LiveNation首次低于22美元的价格。 股票市场不一定反映一家公司的价值和潜力,但在整个北美和欧洲与疫情进行旷日持久的斗争中,股价的大幅下跌可能会影响一家公司筹集资本或进行股票收购的能力,并需要数年时间才能回到之前的高点。 对于音乐从业者来说,要面临的还有演出取消保险的“尴尬”。 据了解,部分比较有影响力的艺人会买巡演取消保险,但这种保单价格不菲,保险理赔率约占3%-4%,例如一百万美元的保单可能赔3万美元,但尽管购买了此险种,艺人和经纪公司因演出取消而面临很大损失后,目前几乎所有保险公司都明确表示“没有义务进行相关赔付”。

   据了解,在发生非典SARS和超级病毒MERS之后,一些保险公司就在保单上直接把严重流行病排除在理赔范围外,还有些公司虽然没有明确表示,但却直接声称最新的新冠肺炎不在理赔范围内。 基于此情况,大部分歌手和演出公司都选择了延期演出,因为至少推迟还有希望能通过“日后再销售”等营销方案保住部分前期花掉的成本,而取消演出意味着直接负债。

   应对用在线音乐会开启募捐资助当地时间3月20日,英国财政大臣RishiSunak宣布了一项经济救助计划,如果人们因疫情暴发而无法工作,政府将支付80%的工资,每月最高2500英镑。 根据英国音乐(UKMusic)的数据,这些措施仅适用于雇佣员工,而不适用于自由职业者或自营职业者,后者约占英国音乐行业的72%,因此呼吁财政援助成为业内最迫切的声音。 美国国会目前正在考虑一项数十亿美元的紧急援助计划,以缓解新冠肺炎对整个经济的影响,美国唱片学院正敦促国会议员在救援计划中考虑音乐表演工作者。

   唱片学院主席兼临时首席执行官小哈维·梅森在此前发给美国众议院议长的一封信中详细阐述了这些担忧:“我敦促国会要保护我们国家的音乐家、表演者、歌曲作者和录音室专业人员。

   ”小梅森解释说,这些专业人士通常是自由职业者和独立承包商,他们没有带薪休假或医疗保健等福利,也没有资格享受失业福利。 当地时间3月23日,德国音乐版权管理组织(GEMA)也推出了一项4000万欧元的紧急援助计划,以帮助其组织成员应对抗疫期间的经济困难。 除了宏观的财政援助,音乐人之间呈现出的更多是“互帮互助”,许多有影响力的歌手正在通过各种方式为经济困难的艺术家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如美国歌手蕾哈娜、贾斯汀·比伯、LadyGaga、歌手希亚拉和她的丈夫拉塞尔·威尔逊、防弹少年团成员SUGA及粉丝等都用不同的形式捐赠了善款和抗疫物资,更多的音乐人则选择了共享自己的资源,如“戳爷”特洛耶·希文就在自己的直播中表示,想用制作新歌MV的钱,向有经济困难的自由职业艺术家征集他们的作品,以此方式帮助他们渡过经济难关。 令人感动的,是音乐人们在这个大家共同面对困难的时期,还是选择用音乐分享一切美好,“线上演唱会”开始在这个时间段层出不穷。

   最早一批进行线上直播的歌手里,包括英国酷玩乐队主唱克里斯·马汀,3月中旬,他率先成为了世界卫生组织和全球公民公益组织合作计划“TogetherAtHome”的演出发起者,旨在至4月末,为全球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筹集亿美元善款。 随后,约翰·传奇(JohnLegend)成为了接棒克里斯·马汀的表演者,并将下一场音乐会传递给“断眉”查理·普斯。

   截至目前,说唱歌手Common、Hozier、OneRepublic乐队、“萌德”肖恩·蒙德兹等音乐人都陆续参与到该计划中来。

   而在另一个名为“iHeart”客厅音乐会的线上项目中,埃尔顿·约翰、玛丽亚·凯莉、后街男孩、碧梨等参与了直播演出,致敬抗疫一线工作者,同时贾斯汀·比伯等人也在家中开启了系列线上音乐会。

   撰文/新京报记者刘臻。

上一篇:马来西亚颁特别拨款 甲州多所中小学受益

下一篇:“新冠病毒大流行是一个噩梦般的场景”,比尔